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谭松珩 > 从一个政治阴谋论说起

从一个政治阴谋论说起

 

从一个政治阴谋论说起

201397日)

 

放得有些迟,请见谅。

就是说点儿玩笑话,没有名言附上了。

在叙利亚战争闹剧变得又臭又长的时候,我曾经有过这么一个表态:

  “阴谋论一下:美国QE退出对新兴国家风险很大,所以新兴国家先行抛售美债来攻击美国,警告不要退出QE,美债收益率抬高会对美国债务上限造成很大影响,所以伯南克当时鸽派言论稳定市场。这次的叙利亚危机正好是美国的一个机会,每逢战争美债都会被抢购,于是新兴市场抛售的美债被避险资金给抢走了,新兴市场子弹打完再没法威胁,只能等死。对新兴市场最强国中国而言,只有两个选择能最大化利益:1.不要让战争开打,让美国继续被威胁;2. 建立新兴市场新的货币秩序,以人民币作为基准货币。于是我们看到中国先反对美国打叙利亚,同时又积极推进建立金砖银行来分化世界银行,IMF的权力。嗯,这么看也能说得通。”

所以,一开始我要把这个逻辑展开一下,以便让各位看官能更清楚的明白我想要表达的观点。假设看我文章的朋友都知道什么是QE,也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

美联储的扩表增加了很多流动性供给,借力于如今高度发达的国际资本流动市场,美国本土消耗不了的资本便会溢出,寻找套利和投机的机会。这期间由于新兴市场走势迅猛,吸引了众多资金青睐,于是美国的钱就全滚进了新兴市场,促进了新兴国家的资本市场迅猛发展。

流动性泡沫本应该在美国进行OT(扭曲操作)开始逐渐退潮,无奈欧债危机爆发,欧洲央行也开始直升机撒钱,而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安倍上台之后日本也开始了大放水之旅。世界三大主要发达经济体齐放水,世界充斥着廉价的钱。这三者中,日本的放水对新兴市场的影响是最大的:日本与其他新兴市场一样,也是出口立足的国家,失落20年日本之所以没沉没,全赖丰田索尼等一票出口大户,放水让日本出口部门竞争力爆棚,新兴国家当然就连连败退了。

同时,新兴国家也是需要大笔钱去做基础设施投资搞开发的,出口萎缩税收减少,当然赤字就会上来。这就造成了新兴国家双赤字加流动性泛滥的恶劣局面,实业没有竞争力,资产价格又全靠热钱托着,危如累卵,一旦热钱撤走,那就势如雪崩,虽然外债不至于多到引发97年亚洲金融危机,但绝对会让新兴经济喘不过气。不过,在QE退出可能性增大之前,新兴国家倒是没有一个有这方面的顾虑,除了我大天朝。我大天朝经济一向是一紧就死一松就热,2011年就曾强力加息过,可惜刚性兑付没打破,倒面临了维稳压力,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所以,压力很大的新兴市场决定先发制人,威胁一下美国经济。

 

砸美国的债券来威胁美国经济,这不是个特别新鲜的事儿。金融危机时任美国财政部部长的保尔森在其自传里提到,2008年两房危机最大的时候,俄罗斯曾经试图联合中国在所有市场抛空所有美国两房债和国债,意图毁掉美元体制,小白兔最后没答应毛熊的建议,流失了干掉白头鹰的最好机会。

砸美国债首先会增加美国社会的融资成本,特别是现在美国的债务上限天花板还没被打破,让美国政府的融资成本大幅上升会给美国刚刚起来的复苏带来打击。有人肯定会问,退出QE不是也会抬高融资成本么?长期来看,是的,短期来看,不一定。美国退出QE不是不买或者卖,而是买的少了,同时,美联储新的逆回购工具,也能灵活撬动短期利率影响整个利率曲线走势。所以,利率曲线的抬高,特别是长端的抬高,不是美联储乐意看到的。那怎么才能让人去接盘国债呢?

接盘国债,这个很简单。只要降低资金的风险偏好,国债利率很快就会被压低。有几种办法可以达到:1.让美国经济变得更差,这个就不是备选项了吧;2.美联储可以去欧洲砸盘,这个好像也不是备选项;3.美联储出面解释,不会卖旧债,只是少买新债,这个伯南克在做;4.出现地缘政治危机,或者战争,或者大地震或者大海啸或者种族大屠杀……

是不是觉得有点儿意思呢?当然这只是个阴谋论,并不(一定)是真的。

 

有人接盘了国债,怎么办呢?

新兴市场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继续砸。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了3%,一定有他们的功劳。但是你再怎么砸美债囤积美元,国内恐慌性的资本外逃、国外对冲基金的攻击,你的美元都是不够砸的,当年索罗斯20倍杠杆砸死了英格兰银行,印度央行又能承受多久呢?第二个就是建立一个第三世界阵营,联合对抗发达国家的QE退出问题:比如建立一个汇率联动机制,建立一个类似于IMFWB的机构,给问题国家紧急贷款等等。

G20就在这样一个十字路口时点上召开了,于是第二个办法当然就要在这个会议上被讨论。既然是建立阵营,那必须得推立一位盟主吧?新兴市场左三圈右三圈看来看去,发现只有一个选项,不就是小白兔嘛。

小白兔嘿嘿一笑,“我今天早上无所事事,看见有个会议就顺便来参加一下,你突然跟我说要我当盟主……我牙还没刷呢……”,其他新兴国家也只能求着小白兔当,给小白兔最高的话语权。于是小白兔慢悠悠的说,“好吧,不是我要当盟主,而是世界人民选我当盟主。”

于是乎,金砖五国决定建立金砖银行,责任和业务范围同世界银行一样。中国出资最多,总投资1000亿美元,中国出资410亿,占41%,其他四国占59%。好多人不理解,大骂中国政府傻逼,钱不去救济国内贫苦百姓却来支援海外国家。但是,按照IMFWB的惯例,出资额的多少代表着话语权的多少,41%的占比意味着在这个专给新兴市场做发展贷款和紧急贷款的国际机构里,小白兔只要随便拉拢一个人,比如毛熊,任何提案都能通过;只要随便让一个国家弃权,任何提案都不能被通过。是不是有点儿白头鹰在WB的赶脚?新兴国家发展基金和发展银行虽然还在谈,因为出资额的问题还在纠结,但我猜小白兔最终还是会获胜的,经济实力摆在那儿的(而且,根据世界银行和旗下发展银行的惯例来看,发展银行的资金比例是无所谓的,因为没有投票权)。

除此之外,小白兔还干了另外一件事,习大大要求增加中国在IMFSDR上的投票权。白头鹰一想,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啊,80年代西瓜太郎也这么向我要求过。和白头鹰谈判,小白兔不做出点儿让步就不行了,白头鹰会像当年要求西瓜太郎一样,要求小白兔放开资本管制,允许金融自由化吗?极有可能。

 

中国是新兴市场里风险最低的市场了,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ROE偏低,杠杆率太高,过剩产能还没去,金融系统很脆弱等问题,但毕竟经济纵深好,底子强,内需要是被释放了,也是非常恐怖的事儿。这个跟当年的西瓜太郎很相似,对美国的经济霸权造成了一些冲击,美国试图用金融自由化来打击中国经济也是很正常的事儿。设想一下,现在要是打开了金融自由化,人民币急剧升值,外资涌入之后发现没好的投资标的可以买,那就只能进房地产了,只要央行一打击经济过热,必然引发泡沫破裂,负责任的大国当然不会让汇率不稳定,经济可能就会患上日本病。小白兔的出口部门哪有当年的日本强啊,妥妥被整服服帖帖,进入中等收入陷阱。

不过小白兔和西瓜太郎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小白兔有核武器,军队也很强大,而西瓜太郎一直处于白头鹰的核保护下,没什么外交周转的余地。所以,李相和习皇大可以拖着观海,饭要一口一口吃嘛,再说了,美国也没有像当年那么迫切。

话又说回来,美国QE退出对中国的影响大吗?很多人说不大,因为我国资本通道长期受控,进来出去都得通过央行。但其实是大的,QE会推动外围国家做货币贬值,对中国出口是个打击。同时,热钱进来中国的可不少,要是都逃了,中国经济也撑不住,更重要的是,这会打乱李相的部署。

你问我怎么知道李相的部署?我都说了这文章全是玩笑话啊。(我写过分析的,不过不给你看,删掉了)

有人可能会问,外围市场贬值,中国也可以贬值啊。你想想,中国2005年到现在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了30%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货币稳定之后做世界货币避险货币么?小白兔怎么会舍得贬值呢?所以贬值带动出口就别想了。别说现在欧洲日本死样子,就是三大发达经济体都牛逼,中国贬值的概率也几乎等于零。

那怎么办呢?

办法很简单,就是三个字:“调结构”。

首先让金融系统变强硬,抗打击能力强,这需要央行和商行共同的努力;其次要让过剩产业去产能,释放更多的投资机会来吸纳外部热钱的冲击;最后,要积极开发内需,让中国从双盈余变成双平衡。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资产证券化”+“银行优先股”增强金融系统强劲程度;制定过剩产能退出计划,央行抬高利息挤出僵尸企业;“城镇化”+“土地流转”,让农村居民和三四线城市居民有钱消费。

这个时候,小白兔再放开资本管制,开始金融自由化,会怎么样?

你猜?

 

软妹币国际化,一直以来都像是个梦一样,你有想过哪一天三分之一的国际贸易使用软妹币而不是美刀英胖做结算么?但现在却扎扎实实的正在实现中。

从加入WTO以来,中国的企业就不停地在金融市场上栽跟头,2004年国储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上被美国金融机构夹仓(领军公司是哪家?你猜),损失惨重;各大企业在美国的收购也经常受阻;CIC购买MSBX更是吃了大亏;中国银行收购MF Global意图获得LME场内席位更被JP Morgan半路拦截,小白兔算是吃尽了苦头。趁着金融危机,这才有了些起色。货币的国际化说到底就是资源定价权的问题,工业金属本就应该让最大需求方中国来定价,没想到中国银行连一张入场券也买不到,这还能说个屁的货币国际化啊,所以小白兔一怒之下,让港交所直接把LME给拿下了。

一个政治阴谋论,居然能把现在所有发生的事情给串联起来,还能逻辑自洽,我真是佩服自己的想象力。



推荐 59